波肖门尾图库7467偶忆往事便心惊的陕北苏区肃反


ʱ䣺2019-11-20

  2019爛7堎笭挕癒薯訧埭睿扦頗悵梤擁樈恁22鼠豢眅誠鎢惆2019-11-14。1935年7月,西北红军在刘志丹、高岗、张秀山等人领导下,采取游击战和运动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连战连捷,胜利粉碎了陕、甘、宁、晋诸省军阀部队20多个团5万大军对根据地发动的第二次“围剿”。半年多时间先后歼敌正规军5000余人、民团地主武装3000余人,缴获5000余支,攻克了延长、延川、安定、安塞、保安、靖边6座县城,开辟了甘泉、富县、宜君、定边、环县等游击区,将陕北和陕甘边两块根据地连成了一片,辖区达到23个县,人口约100万。同时,主力红军发展到5000余人,游击队发展到4000余人,军事力量得到空前壮大。至此,西北革命根据地进入了全盛时期。

  就在此时,中央驻北方代表与河北省委代表朱理治来到了苏区。不久,又来了上海临时中央局代表聂洪钧。他们考察了苏区,认为在根据地内有所谓“张慕陶反革命派”在活动,需要进行肃反清查。同时,又根据一贯具有的“左”的眼光和一些干部的片面介绍,认为苏区执行的一些如“扩红(扩大红军)”、“查田(土地改革)”等政策都明显“右倾”,混淆了敌我界限。刘志丹等本土领导干部则坚持认为这些政策是符合西北实际情况的,要从实际中解决问题。双方观点分歧,西北干部就被看成不执行中央的“正确路线”,出了“右倾取消主义”,或是被“”所利用。然而朱理治、聂洪钧想推行自己的“正确路线”,却在苏区毫无根基,慑于刘志丹等人在根据地的崇高威望,因而不好贸然动作。不久之后,徐海东、程子华、戴季英等领导的红25军从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经数千里长征到达了西北苏区,与西北红军胜利会师。这下朱理治们的机会终于来了。

  1935年9月16日,在朱理治的主持下宣布成立上海临时中央局和北方局驻西北代表团,由朱理治、聂洪钧、程子华组成,书记为朱理治,成为了当时在西北地区的最高领导机构。紧接着召开了西北工委和随红25军同来的鄂豫陕省委联席会议,决定撤消西北工委与鄂豫陕省委,成立陕甘晋省委,由朱理治任书记,郭洪涛任副书记,刘志丹、马明方、聂洪钧、徐海东、戴季英、程子华等人为委员,而惠子俊、高岗、张秀山等原西北工委领导成员都被排除在省委之外。会议同时改组了西北军委,由聂洪钧任主席,并将红25、26、27军合编为红十五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委,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高岗任政治部主任。红25军、26军、27军分别改编为红十五军团第75、78、81师,全军团共7000多人枪。这样一来,朱理治、聂洪钧就依靠陕北本地的郭洪涛及外来的红25军掌握了陕北苏区的党政军领导大权,为下一步推行“左倾”肃反完成了组织上的准备。

  就在这时,蒋介石调集了以张学良部东北军为主力,还有井岳秀、高桂滋等军阀部队的约10万多兵力,分五路向西北革命根据地发动了更大规模的第三次“围剿”。红十五军团刚刚成立就投入了反“围剿”作战。在徐海东、刘志丹等人的巧妙指挥下,红十五军团主力在劳山地区设伏成功,全歼东北军第110师师部和近2个团,击毙敌师长何立中,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打了一个大胜仗。然而,前方刚刚打了胜仗,后方却拉开了肃反的大幕。朱理治亲自领导坐镇,指定后方肃反由郭洪涛负责,前方肃反由聂洪钧负责,红25军的肃反干将戴季英担任政治保卫机构首脑主持审问犯人。

  肃反人员首先逮捕了陕甘边苏维埃政府秘书长张文华、陕甘边南区革命委员会主席黄子文、原陕甘边特委秘书长蔡子伟、陕甘边苏维埃政府经济委员会秘书李西萍、被指认为张慕陶派往陕北联络黄子文的交通员江旭等人。戴季英把在鄂豫皖搞肃反扩大化那一套又搬到了陕北,大搞“逼供信”。这些人受不了折磨一顿乱供,紧接着又抓进去了上海临时中央局代表张庆孚,红26军干部张文舟、李启明等人,再逼再供,张秀山、刘志丹、高岗等人也先后遭到逮捕。被供出来的人越来越多,主要是陕甘边根据地的党政军干部。当时戴季英怕全面抓人会引起激变,又设计将陕甘边区苏维埃政府人员召集到一起,再由肃反人员将他们缴械抓捕。就这样,越供越抓,越逼越供,导致原红26军及陕甘边特委、陕甘边苏维埃政府的主要干部几乎全部被抓,西北革命根据地笼罩在赤色一片恐怖之中。

  对于这次肃反,1942年在延安召开的西北局高干会议上公布了一个数字:在陕北肃反中,前方错杀了200多人,后方错捕了130人。一位领导人回忆说:“毛主席晚到四天,就没有刘志丹和我们了,他们已给刘志丹和我们挖好了活埋坑。”后来朱理治、聂洪钧等人对下令杀人的责任竭力撇清,说根本没杀什么人。关于陕北肃反到底杀了多少人,党史界也是有争论的,具体数据一直比较模糊。然而,按照党内一贯的“左倾”肃反逻辑,朱理治他们抓了这么多人,却还不想杀,如何收场?难道像后来的延安整风“抢救运动”那样全部进行纠正平反?为何还要费了老大劲去搞肃反?恐怕具备相关党史知识的人都不会相信能发生这样的奇迹。历史证明,没有政治路线的正确,就不会得到符合实际的革命成果。朱理治等人也只能是庆幸肃反时间太短,被抓起来的有头有脸的主要干部还都活着,他们后来才有底气咬紧牙关说没杀人。中央率领中央红军及时到达陕北,确实是挽救了“左倾”肃反中遭殃的西北干部,挽救了西北革命根据地,进而挽救了整个中国革命。

  1935年10月,中央率领红军陕甘支队到达了陕北吴起镇,立即下令制止了这场错误肃反。尔后在张闻天、博古的指导下,成立了以董必武为主任,李维汉、张云逸、王首道、郭洪涛为委员的中央党务委员会,负责审查肃反事件。经过调查后,作出了《西北中央局审查肃反工作的决定》,指出过去在陕甘苏区确实存在着直接受反革命张慕陶指使的反革命小组,主要负责人是黄子文、蔡子伟等人,混入边区党和军队中进行反革命的阴谋活动。因此,陕甘晋省委领导这次肃反斗争“一般的是必要的,正确的”。只是“个别领导同志认为在边区南区和红二十六军中,有很大的基础,夸大了反革命的力量,在反革命面前表示恐慌,因此在肃反斗争中犯了小资产阶级的‘极左主义’和‘疯狂病’的严重错误”。根据上述决定,中央党务委员会下令先后释放了刘志丹、高岗、张秀山等大部分被捕人员,并且分配工作。最后经过甄别,蔡子伟、姜旭等多数原来被认为是“张慕陶反革命派”的人员也被释放,只剩下李西萍、黄子文、张文华三人。由中央党务委员会主任董必武主持公审,枪决了李西萍,并对黄子文、张文华分别判处了有期徒刑。西北革命根据地的这场肃反至此算是告一段落。

  从中央解决西北肃反问题的过程看,总体上还是肯定了这次肃反运动的必要性、正确性,对于肃反扩大化的错误,则将板子打到所谓“犯了小资产阶级的‘极左主义’和‘疯狂病’”的“个别领导同志”身上,也就是戴季英、聂洪钧,由西北局对二人作出了处分决定。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刘志丹等领导干部虽然摘了“反革命”的帽子,但头上仍然戴着“右倾取消主义”的帽子,在分配工作上受到了很不公正的待遇。如刘志丹被任命为瓦窑堡警备司令、新成立的红28军军长;高岗被派到内蒙古去指挥仅有10多人的陕北骑兵团;张秀山成了红军学校政治教员、神府特委组织部部长;杨森担任了新成立的黄河游击师参谋长;王世泰当了陕北苏区军事部副部长;原红27军84师师长杨琪被降成了三边独立营营长等。然而他们仍然对党和革命事业一片忠心,在各自的岗位上任劳任怨,努力进行着工作。即使是被判刑的黄子文、张文华,也在抗战爆发后获释,投入了革命工作中,被实践证明是好党员、好同志,黄子文还在革命斗争中英勇牺牲。

  由于主持处理这次西北肃反问题上的不彻底性,因而留下了组织上的隐患。此后有人还在不同场合散布刘志丹等干部仍是“右倾”分子的言论,刘志丹对此是愤懑不已。在1936年春率领红28军参加东征山西之前,刘志丹曾与老战友张秀山有过一番长谈,他激动地表示:“我们到底是不是反革命,在战场上让他们看看。党中央毛主席总有一天会把这些事情搞清楚的。”不久,刘志丹就在攻打山西中阳县三交镇的战斗中英勇牺牲了,年仅33岁。当时在他的干部登记表上,仍填写着“曾犯有严重的右倾错误”。周恩来后来万分惋惜地说:“志丹同志本来是高级指挥官,没有必要去冲锋陷阵,他就是为了洗刷自己,证明自己不是什么特务,宁可冲锋陷阵牺牲自己,所以莫名其妙地冲上去,牺牲了。没有这个‘肃反’运动,刘志丹同志也不至于牺牲。”直到1942年延安整风期间的西北局高干会议期间,作出了《中央关于一九三五年陕北(包括陕甘边及陕北)肃反问题重新审查的决定》,才算完全否定了当年西北革命根据地的错误肃反,批判了朱理治、郭洪涛、戴季英、聂洪钧(程子华亦负有一定责任)犯下的严重错误,为所有在肃反中的受害者彻底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在这次肃反中很多好干部都经受了严重磨难,他们被扣上了很多罪名,诸如骂群众是土匪,不搞土地革命,只分田地不分山地,给富农通风报信等查无实据的一堆。在监狱里,被捕人员都遭到了刑讯逼供和政治污蔑。有人回忆:“晚上睡觉时仍将人捆着,脚上、脖子上也加了绳子。‘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执行者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天气很冷,不给我们被子盖,晚上睡觉缚绑着手脚,绳子上都长满虱子;一天只放两次风,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谁不顺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在苏区大批干部被关押和刑讯逼供之时,在执行作战任务的前方,错误肃反已开始用活埋的方法杀害革命同志。在省委所在地也挖好土坑,做从肉体上彻底肃清所谓的准备。”

  危难关头显忠贞,他们终于等来了中央和中央红军,“满天乌云风吹散,毛主席来了晴了天”。波肖门尾图库7467